a篇:03千枝

“好啦好啦,不哭啦,我帮你想想办法好啦!”赤木放下笔安慰道,将一块纯色手帕递给埋头啜泣的千枝......

千枝

这么说起来千枝这个名字在这座城市听起来有一丝奇怪的味道,只因这个名字刚上过两次本市的新闻,第一条是:

“11月13日,11岁天才少女雏守千枝再发新作《死去的笼中鸟》销量超过上周文学榜《......”

第二条:

“11月18日,新市新人榜前十雏守千枝小姐遇刺身亡,众粉丝纷纷指责文衷骸先生暗中搞鬼......”

这个人,或许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。

......

千枝擦去眼角的泪水,含情脉脉的望向允诺帮忙的赤木。

“先生,您会怎么帮千枝呢?”

声音哑了不少,姑且是哭累了吧。姑且是......

甜如浸蜜,让人倍感舒适的娃娃音应该回不来了吧。

“嗯,你家里的电话是多少呢?”

“我......一...一个人...住的,他们都不在这个城市啊......”雏守支支吾吾,毕竟是编故事。

“这样啊,那,今晚先在寒舍住下吧,明天我找人帮你开门,这样子可以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对了,今天是周六,明天我有场应酬能陪我一起去吗?”

“我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这样啊......嗯......那就一起吧。”www.ksdgu.com 大树小说网

“那太好啦,雏守妹妹这样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哦!”

“嗯,我没给您添麻烦就是最好啦。”

声音一丝一丝的改变着,刻意变得开心了起来,但在开心什么事情永远不会有人知道。笑里藏刀的模样还要持续多久呢?

她笑了,她的脸好像绽开的白兰花,笑意写在她的脸上,溢着满足的愉悦,嘴角上扬的弧度像是雨天后彩虹。但也像昙花一现,很快知足的收了起来。

这场戏会变成什么样呢,值得期待呀。就连主角的名字也是未知的。

“你看过我写的书吗?”赤木指了指一旁书架的一本书抽出来一本放在神情古怪的雏守面前。书名叫《血红变革》作者:赤木铃一

“难道您就是......”雏守突然激动了起来。

“您就是那个排行榜第三的那位作家吗?先生,不不不,赤木老师!我是您的粉丝,从您的《死昼》开始我就在看您的小说,今天居然见到老师您本人了,竟然在我家隔壁......”

“不错,是我。这是我新书的草稿,估计今晚弄好,然后就是明天的新作发布会了,这样子!雏守妹妹就是我的助手咯。”

“嗯,我愿意!”面前的少女点着头笑靥如花,清澈的眼神,溢出一丝丝快乐的味道。

或许,这就是天使的微笑,它赶走了所有的阴霾,也同样,留下了阴影。

“好幸运,嘻嘻。”

“你打开书看看吧”

“嗯!”

风一股股从窗户灌进来,少女咬着嘴唇,僵硬麻木的手指颤颤巍巍的翻开第一页,看见第七句话写道:

“迟来的奇迹,都会朝着每个角落咏唱”

“这句话我好喜欢......”被窗外冷风吹得小脸发紫的少女缓缓说道,说完后倒向沙发闭上了眼睛,赤木发现了她这样瑟瑟发抖,起身离开沙发,走到窗户前拨开被吹得张牙舞爪的窗帘,关上了窗户。

“你看,夜色真美!”赤木指了指窗外的月亮,回头对瘫在沙发上的少女说道。

“稍微起来看看月亮吧。”

“嗯”从后方传来一阵慵懒的声音,一阵不情愿的脚步声。

天色暗暗的,城市依然灯火通明,天空中点点星光显露,一弯眉月悄挂。恬静的夜,月华如水。

徘徊在一根细线上的我,任皎洁如白玉的月光把纷繁的思绪打湿,然后像熠熠的水波泛开去。月亮还是圆圆的,并没有伤痕。它柔柔地注视着大地,还是一样的温情妩媚,在她的心灵深处,那至真至善的纯真却无处可寻了。她的心灵早已偏离了月亮清辉的照耀,驶向无边无际的黑暗。

月下,一栋漆黑的小楼一间明亮的房间像是它的眼睛,不幸的是,它是独眼。

窗台上站了一名衣冠楚楚的男青年,他的身旁半蹲着一个神色诡异的穿着黑白蕾丝纱裙的小萝莉。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转身离开窗台,留下少女一人孤独的凝望孤独的月亮。窗户上青年的身影渐渐消失,出现一位黑色长发的少女捂着脸沉默着。

“还要这副模样多久呢?”

......

你是谁啊,雏守千枝?

推荐阅读:

叶天明江暮婉 龙途之困 大明皇长孙!执笔见春秋 黄云天飞翔的黑鲨鱼 幕府从第三次忍界大战开始 火影重置:她们觉醒了被攻略记忆 无限神职:从农夫开始超凡 斗罗:穿越霍雨浩,开局拜师药老 修真之大梦想家 上山为匪:开局竟在女匪首闺房指马为鹿 大唐第一皇子李宽 开局天兵压境,十万铁骑破天阙张牧叶灵韵 洪荒之南华录 穿书:炮灰她是万人迷 重生之追爱冷面总裁 我刚登基称帝,她就说我是昏君韩林 回到大宋做农民 完蛋!我被美女们包围了 月姐黄 杨哲姜老板 清穿娇宠玄学妃(红包群+穿书) 崩坏,树与海之子降临原神! 争飞 分神记——末日异彩 地中海霸主 云鸾睿王 大宦官娶妻后画风歪了 兄妹的平淡日常 惊情小法师 我有无数分身 回档九七 血涌人世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